男人真能成为女权主义者吗?


繁�w中文 厌女症是每个人的牢笼当我自称是女权主义者时,我不会仅凭拯救女人的想法而做出行动我做出女权行动,是因为让男人们承认,只要女人还没有被解放,男人也不会自由是很重要的 我为什么称自己为女权主义者作为研究女权话题的一名作家,我经常被所有人不管是男性、女性、女权主义者还是非女权主义者这样问道他们认为女权主义是关于女性的,为什么我试图成为女性主义者 这些问题有一定意义而且他们被讨论过很多次但是他们似乎是从一个特殊的女权主义世界而来我将其拓展为赋权女权主义――一种关注女性获得权力和平等的女权主义雪莉・桑德伯格的《向前一步》就是它的一个高调诠释桑德伯格关注于引导女性进入董事会,成为高级从业者,抛弃那些认为女性老板或“强势”女性不正常的观念碧昂丝的“独立女性”风格和对女性力量的颂歌也基于这种观念,这可能就是她会和桑德伯格合作参与女权运动“禁止强势”的原因 女权主义的其中一个主要目标始终是赋予女性权力,也就是说女人应该像男人那样成为老板包括不同肤色在内的所有女人应该成为各种各样的百万富翁,让男人们明确地知道他们绝不是不可替代的如果这是女权主义的唯一目标,那么男人的确没有大量理由称自己为女权主义者,除了女权主义的一个次要另一方面:承载能力 女权主义涉及到的其中一个问题是成为一个男人意味着什么 但我不认为女权主义只是针对女性赋权――或者说至少还有其他概念的女权主义具体来说女权通常采取批评的形式,尤其是对厌女症的批评厌女症通常被定义为对女性的厌恶,但朱莉亚・塞拉诺(Julia Serano)在她所著书籍《鞭打女孩》中给厌女症下了更广泛的定义:厌女症是“一种解雇女性员工、嘲笑女性气质的倾向”这种定义一方面指嘲笑、贬低女性,另一方面指贬低任何具有女性气质的人,不论被贬低的是男人还是女人举个例子,厌女症可以指人们认为老板或者事业上取得巨大成功的人比在家看孩子的人更重要,因为照看孩子被认为是阴柔的行为赋权女权主义倾向于认为女人应该有能力做任何男人可以做的事但也有其他类型的女权主义认为男人做的事未必是大事,也就是说,我们应该尝试构建一个不必女性去成为男人的社会,而不是学着去做一个男人 所以说女权主义涉及到的其中一个问题是成为一个男人意味着什么,而这显然相当直接地影响着男人女性是厌女症的主要受害者,因为女性避免不了地与女性气质相联系但是男性也会蒙受厌女症的危害比如说男同性恋者会被人们带有成见地认为娇柔、虚弱、轻佻和无助小说家雷蒙・钱德勒曾经有过一段时期是歧视妇女、憎恶同性恋的,他说:“男同性恋者都是软骨头”同理,女性气质经常被认为是假的、不真实的,这种观念尤其对变性人造成了伤害,因为他们的性别特征通常是无男子气概、虚伪造假和人为动过手术的 其实异性恋的男性也不能逃脱非议他们在厌女症方面的确有很多优势,他们被视为女性气质最少的一类人,因此他们被认为是最有价值、最值得尊敬的人但是这种位置总是岌岌可危,因为总是会受到女性化的潜在威胁有一个典型的例子是,电影《十六支蜡烛》中的高中等级制度掀起了反对男性厌女症狂潮奇葩们经常被称为同性恋,还被强壮粗鲁的运动员们欺负与此同时,一个名叫龙德东的邪恶的中国人正滑稽地和比他更魁梧强壮的女人拍拖,这反而可笑的突出了他缺乏男子气概电影中的非白种人、不运动的男人、喜爱打电子游戏的人和那些像我一样照看孩子的人,如果他们以任何方式被诠释成富有女人味,他们就会成为嘲笑、有时甚至是施暴的目标 厌女症是每个人的牢笼――只要女人还没有被解放,男人也不会自由 这些陈规看起来可能保护了某些人不受厌女症的危害――比如说异性恋男性、白人运动员但事实并非如此,没有哪个男人是完美的理想中的阳刚之人,这意味着任何人都可能被认为过于女人味正如我上周所提到的,埃利奥特・罗杰好像特别意识到了这种威胁,他感到自己作为男人的地位正被损坏,因为他自认为他应得的女子没有和他上床他变得暴力,这是种极端的可怕的反应,但一点也不稀奇对于女性化的恐慌可能会在很多情境下导致暴力比如珍・贝斯克・尔希坦在其所著的《女性和战争》中谈到这种被视为有女子气质的威胁是如何被视为战争的杠杆的:内在化的厌女症和对自己可能被孤立的恐惧促使男人们战斗,并“像男人一样”死去 这也是为什么厌女症会给男性强奸受害者带来灾难的原因马耳他・韦尔默朗痛苦地谈论了男性的性暴力在战争时期是如何被视为尤其羞辱的事――它被视为男子气概的陨落厌女症使受害者为自己经受的性暴力感到羞辱,正是这种脆弱导致了犯罪,而不是攻击本身这同时也是对文化的强奸,它保护了几乎所有的施暴者,从斯托本维尔到宾夕法尼亚,不论施暴者强奸的是女人还是男人,是女孩还是男孩 厌女症会操控人们产生羞辱感,以此控制人们,它排斥的不只是女人,还有男人这就是为什么男人也应该是女权主义者的原因的确,有时男性女权主义者,包括我在内,会想象我们自己是英勇的盟友,通过维护女人们的权益无私地拯救她们但是关于男人拯救女人的梦想只是另一种形式的厌女症,特别是在这种情况下它会有完全相反的效果厌女症是每个人的牢笼当我自称是女权主义者时,我不会仅凭拯救女人的想法而做出行动我做出女权行动,是因为让男人们承认,只要女人还没有被解放,男人也不会自由是很重要的 本文来自:China Daily 译者:鞠瑶 张婵 本文来源:网易女人论坛 厌女症是每个人的牢笼当我自称是女权主义者时,我不会仅凭拯救女人的想法而做出行动我做出女权行动,是因为让男人们承认,只要女人还没有被解放,男人也不会自由是很重要的 我为什么称自己为女权主义者作为研究女权话题的一名作家,我经常被所有人不管是男性、女性、女权主义者还是非女权主义者这样问道他们认为女权主义是关于女性的,为什么我试图成为女性主义者 这些问题有一定意义而且他们被讨论过很多次但是他们似乎是从一个特殊的女权主义世界而来我将其拓展为赋权女权主义――一种关注女性获得权力和平等的女权主义雪莉・桑德伯格的《向前一步》就是它的一个高调诠释桑德伯格关注于引导女性进入董事会,成为高级从业者,抛弃那些认为女性老板或“强势”女性不正常的观念碧昂丝的“独立女性”风格和对女性力量的颂歌也基于这种观念,这可能就是她会和桑德伯格合作参与女权运动“禁止强势”的原因 女权主义的其中一个主要目标始终是赋予女性权力,也就是说女人应该像男人那样成为老板包括不同肤色在内的所有女人应该成为各种各样的百万富翁,让男人们明确地知道他们绝不是不可替代的如果这是女权主义的唯一目标,那么男人的确没有大量理由称自己为女权主义者,除了女权主义的一个次要另一方面:承载能力 女权主义涉及到的其中一个问题是成为一个男人意味着什么 但我不认为女权主义只是针对女性赋权――或者说至少还有其他概念的女权主义具体来说女权通常采取批评的形式,尤其是对厌女症的批评厌女症通常被定义为对女性的厌恶,但朱莉亚・塞拉诺(Julia Serano)在她所著书籍《鞭打女孩》中给厌女症下了更广泛的定义:厌女症是“一种解雇女性员工、嘲笑女性气质的倾向”这种定义一方面指嘲笑、贬低女性,另一方面指贬低任何具有女性气质的人,不论被贬低的是男人还是女人举个例子,厌女症可以指人们认为老板或者事业上取得巨大成功的人比在家看孩子的人更重要,因为照看孩子被认为是阴柔的行为赋权女权主义倾向于认为女人应该有能力做任何男人可以做的事但也有其他类型的女权主义认为男人做的事未必是大事,也就是说,我们应该尝试构建一个不必女性去成为男人的社会,而不是学着去做一个男人 所以说女权主义涉及到的其中一个问题是成为一个男人意味着什么,而这显然相当直接地影响着男人女性是厌女症的主要受害者,因为女性避免不了地与女性气质相联系但是男性也会蒙受厌女症的危害比如说男同性恋者会被人们带有成见地认为娇柔、虚弱、轻佻和无助小说家雷蒙・钱德勒曾经有过一段时期是歧视妇女、憎恶同性恋的,他说:“男同性恋者都是软骨头”同理,女性气质经常被认为是假的、不真实的,这种观念尤其对变性人造成了伤害,因为他们的性别特征通常是无男子气概、虚伪造假和人为动过手术的 其实异性恋的男性也不能逃脱非议他们在厌女症方面的确有很多优势,他们被视为女性气质最少的一类人,因此他们被认为是最有价值、最值得尊敬的人但是这种位置总是岌岌可危,因为总是会受到女性化的潜在威胁有一个典型的例子是,电影《十六支蜡烛》中的高中等级制度掀起了反对男性厌女症狂潮奇葩们经常被称为同性恋,还被强壮粗鲁的运动员们欺负与此同时,一个名叫龙德东的邪恶的中国人正滑稽地和比他更魁梧强壮的女人拍拖,这反而可笑的突出了他缺乏男子气概电影中的非白种人、不运动的男人、喜爱打电子游戏的人和那些像我一样照看孩子的人,如果他们以任何方式被诠释成富有女人味,他们就会成为嘲笑、有时甚至是施暴的目标 厌女症是每个人的牢笼――只要女人还没有被解放,男人也不会自由 这些陈规看起来可能保护了某些人不受厌女症的危害――比如说异性恋男性、白人运动员但事实并非如此,没有哪个男人是完美的理想中的阳刚之人,这意味着任何人都可能被认为过于女人味正如我上周所提到的,埃利奥特・罗杰好像特别意识到了这种威胁,他感到自己作为男人的地位正被损坏,因为他自认为他应得的女子没有和他上床他变得暴力,这是种极端的可怕的反应,但一点也不稀奇对于女性化的恐慌可能会在很多情境下导致暴力比如珍・贝斯克・尔希坦在其所著的《女性和战争》中谈到这种被视为有女子气质的威胁是如何被视为战争的杠杆的:内在化的厌女症和对自己可能被孤立的恐惧促使男人们战斗,并“像男人一样”死去 这也是为什么厌女症会给男性强奸受害者带来灾难的原因马耳他・韦尔默朗痛苦地谈论了男性的性暴力在战争时期是如何被视为尤其羞辱的事――它被视为男子气概的陨落厌女症使受害者为自己经受的性暴力感到羞辱,正是这种脆弱导致了犯罪,而不是攻击本身这同时也是对文化的强奸,它保护了几乎所有的施暴者,从斯托本维尔到宾夕法尼亚,不论施暴者强奸的是女人还是男人,是女孩还是男孩 厌女症会操控人们产生羞辱感,以此控制人们,它排斥的不只是女人,还有男人这就是为什么男人也应该是女权主义者的原因的确,有时男性女权主义者,包括我在内,会想象我们自己是英勇的盟友,通过维护女人们的权益无私地拯救她们但是关于男人拯救女人的梦想只是另一种形式的厌女症,特别是在这种情况下它会有完全相反的效果厌女症是每个人的牢笼当我自称是女权主义者时,我不会仅凭拯救女人的想法而做出行动我做出女权行动,是因为让男人们承认,只要女人还没有被解放,男人也不会自由是很重要的 本文来自:China Daily 译者:鞠瑶 张婵 本文来源: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