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三遭原配当街泼汽油点火 被活活烧死


繁�w中文 昆明消防119指挥中心接到报警,一名女子被人浇上了汽油并点燃,路过车辆的行车记录仪碰巧拍下了这可怕的一幕当消防公安人员赶到现场时,被点燃女子已经身亡,行凶者称自己是故意点火,原因是被烧死女子抢了她的丈夫 夜幕下大街上,她先向红衣女子撒辣椒粉,然后浇上汽油看见红衣女子身上起火,早已麻木的黑衣女子退到石狮下,喝下疑似农药的液体尔后,她拿出刀子刺向自己 “她是我老公的姘头,她逼我离婚,我才往她身上泼汽油的”刺伤自己的黑衣女子说这两个女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记者昨日回访现场 目击者说 先撒辣椒粉再浇汽油 昨日凌晨1时,警方勘查完现场后,红衣女子的遗体被带走 案发现场虽然已被环卫工人清扫过,再加上雨水的冲刷,但现场一辆汽车底盘下、路边的石缝里,仍然可以看到大量辣椒粉 这辆轿车停靠在一家茶室门前的人行道上,红衣女子遇害的位置就在这辆轿车的旁边,轿车左前方有被烧过的黑色痕迹 有目击者称,这辆车是红衣女子开来停在这里的 对于车轮上沾满的辣椒粉茶室老板刘先生回忆,黑衣女子一直跟随在红衣女子的身后,黑衣女子的手上提着一个红色的塑料桶,两人行至店门口时发生拉扯在向红衣女子身上撒辣椒粉前,黑衣女子还问了一句:“你给是勾引我老公”红衣女子没有回答随后,黑衣女子就往红衣女子身上撒辣椒粉 黑衣女子还迅速从公路对面一家餐馆门前,提来一个白色塑料桶,里面装的就是汽油,黑衣女子顺势将汽油泼在了红衣女子身上 红衣女子身上起火后,由于没有灭火器,他们试图往红衣女子身上浇水,但满地都是汽油,油混合在水里,火焰越来越大仅一两分钟,在三四米高的火焰中,红衣女子便失去了知觉 而黑衣女子早已麻木,她跑到了三四米外的一尊石狮下,拿出一个褐色的瓶子,喝了几口瞬间,他们闻到了一股疑似农药的味道 眼看情况更加严重,他们迅速报警,并试图阻止黑衣女子的行为,黑衣女子拿出刀刺向了自己 现场勘查 在轿车上搜出汽油桶 昨天下午,现场警戒线已经解除,沿街的商户也恢复了正常营业,但在案发现场,三三两两的人群依旧围在一起,谈论黑衣女子和红衣女子之间的事 距离红衣女子遇害位置二三十米外的路边,停着一辆蓝色轿车,警方从这辆车上搜出一个深色汽油桶,容积大约在25公斤随后,这辆车被警方开走 记者到黑衣女子案发前工作过的宾馆,其同事证实,黑衣女子之前在宾馆厨房工作,黑衣女子的这辆车一直停在宾馆停车场,案发当天下午5时许,黑衣女子从酒店开走了这辆车 案发后,宾馆相关领导也到现场看望了黑衣女子 黑衣女子 “她是我老公的姘头” 案发现场,一名张姓女子接到一个电话电话中,对方询问案发情况 这名张姓女子说,案发两个半小时前,大概是当晚7时许一名女子在案发路段徘徊,见到熟悉的人就凑上去诉苦 案发前,她是第一个听到黑衣女子诉苦的人黑衣女子称,其家里只有一个女儿,今年参加高考,上了二本录取线她想和老公挣点钱,好好抚养女儿,供女儿上大学但她被“小三”缠着,她曾经与“小三”谈过,要“小三”放手但“小三”当着她的面鄙视她“小三”还到她家,家里的锁也被换了,她回不了家 她在宾馆上班,想挣点钱养女儿一年前,老公和她的感情一直不错 前段时间,她到事发路段一栋房屋二楼,调查“小三” 之前老公很疼她,后来,老公少了对家庭和女儿的关心主要原因说是“小三”从中作梗,导致老公变心她上班也没了心情,才辞掉了工作 张姓女子的说法得到了黑衣女子的证实 案发后,记者赶往现场采访时,问黑衣女子为何要向红衣女子身上泼汽油 “她是我老公的老姘头,她逼我离婚,我才往她身上泼汽油”黑衣女子说 在她被抬上救护车那一刻,口里依旧在说:“我一个女人活着也没意思了,不想活了” 接受治疗 黑衣女暂未脱离危险 张姓女子还说,黑衣女子经常去打麻将,没上班的时候,常常开车来麻将馆附近,等待下班的老公一起回家 记者走访得知,一些麻友称,她们认识黑衣女子,她姓史,她老公偶尔也会陪她一起来打麻将牌桌上,黑衣女子很少跟她们说起家庭的事情 在她们的记忆里,黑衣女子来这里打麻将已经有一年了之前其在宾馆上班,下班才会来打麻将 麻将室老板称,案发当天中午,黑衣女子还来他家打麻将估计黑衣女子从麻将馆出来,就去宾馆开自己的车,将车开到了案发现场附近等待时机 黑衣女子今年5月从宾馆辞职宾馆的一个同事证实,事发前一天晚上,她还问她为何不想在宾馆上班了黑衣女子说,感情遇到了挫折,没有心情上班了 麻友则说,黑衣女子的家就在附近一个小区里由于没有具体住址,记者无法找到黑衣女子的家 黑衣女子的麻友和朋友称,其老公是一名公交车司机黑衣女子选择跟踪的路线也是在其老公上班的附近 昨天,公交公司一名知情人士透露,案发当晚,警方确实来过公司,请一名马姓司机配合调查 记者试图联系黑衣女子的老公,但一直未联系上 记者从昆明警方获悉,黑衣女子仍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暂未脱离危险 目前,关于案件真相,警方仍在调查中 张一婧 本文来源:网易女人 昆明消防119指挥中心接到报警,一名女子被人浇上了汽油并点燃,路过车辆的行车记录仪碰巧拍下了这可怕的一幕当消防公安人员赶到现场时,被点燃女子已经身亡,行凶者称自己是故意点火,原因是被烧死女子抢了她的丈夫 夜幕下大街上,她先向红衣女子撒辣椒粉,然后浇上汽油看见红衣女子身上起火,早已麻木的黑衣女子退到石狮下,喝下疑似农药的液体尔后,她拿出刀子刺向自己 “她是我老公的姘头,她逼我离婚,我才往她身上泼汽油的”刺伤自己的黑衣女子说这两个女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记者昨日回访现场 目击者说 先撒辣椒粉再浇汽油 昨日凌晨1时,警方勘查完现场后,红衣女子的遗体被带走 案发现场虽然已被环卫工人清扫过,再加上雨水的冲刷,但现场一辆汽车底盘下、路边的石缝里,仍然可以看到大量辣椒粉 这辆轿车停靠在一家茶室门前的人行道上,红衣女子遇害的位置就在这辆轿车的旁边,轿车左前方有被烧过的黑色痕迹 有目击者称,这辆车是红衣女子开来停在这里的 对于车轮上沾满的辣椒粉茶室老板刘先生回忆,黑衣女子一直跟随在红衣女子的身后,黑衣女子的手上提着一个红色的塑料桶,两人行至店门口时发生拉扯在向红衣女子身上撒辣椒粉前,黑衣女子还问了一句:“你给是勾引我老公”红衣女子没有回答随后,黑衣女子就往红衣女子身上撒辣椒粉 黑衣女子还迅速从公路对面一家餐馆门前,提来一个白色塑料桶,里面装的就是汽油,黑衣女子顺势将汽油泼在了红衣女子身上 红衣女子身上起火后,由于没有灭火器,他们试图往红衣女子身上浇水,但满地都是汽油,油混合在水里,火焰越来越大仅一两分钟,在三四米高的火焰中,红衣女子便失去了知觉 而黑衣女子早已麻木,她跑到了三四米外的一尊石狮下,拿出一个褐色的瓶子,喝了几口瞬间,他们闻到了一股疑似农药的味道 眼看情况更加严重,他们迅速报警,并试图阻止黑衣女子的行为,黑衣女子拿出刀刺向了自己 现场勘查 在轿车上搜出汽油桶 昨天下午,现场警戒线已经解除,沿街的商户也恢复了正常营业,但在案发现场,三三两两的人群依旧围在一起,谈论黑衣女子和红衣女子之间的事 距离红衣女子遇害位置二三十米外的路边,停着一辆蓝色轿车,警方从这辆车上搜出一个深色汽油桶,容积大约在25公斤随后,这辆车被警方开走 记者到黑衣女子案发前工作过的宾馆,其同事证实,黑衣女子之前在宾馆厨房工作,黑衣女子的这辆车一直停在宾馆停车场,案发当天下午5时许,黑衣女子从酒店开走了这辆车 案发后,宾馆相关领导也到现场看望了黑衣女子 黑衣女子 “她是我老公的姘头” 案发现场,一名张姓女子接到一个电话电话中,对方询问案发情况 这名张姓女子说,案发两个半小时前,大概是当晚7时许一名女子在案发路段徘徊,见到熟悉的人就凑上去诉苦 案发前,她是第一个听到黑衣女子诉苦的人黑衣女子称,其家里只有一个女儿,今年参加高考,上了二本录取线她想和老公挣点钱,好好抚养女儿,供女儿上大学但她被“小三”缠着,她曾经与“小三”谈过,要“小三”放手但“小三”当着她的面鄙视她“小三”还到她家,家里的锁也被换了,她回不了家 她在宾馆上班,想挣点钱养女儿一年前,老公和她的感情一直不错 前段时间,她到事发路段一栋房屋二楼,调查“小三” 之前老公很疼她,后来,老公少了对家庭和女儿的关心主要原因说是“小三”从中作梗,导致老公变心她上班也没了心情,才辞掉了工作 张姓女子的说法得到了黑衣女子的证实 案发后,记者赶往现场采访时,问黑衣女子为何要向红衣女子身上泼汽油 “她是我老公的老姘头,她逼我离婚,我才往她身上泼汽油”黑衣女子说 在她被抬上救护车那一刻,口里依旧在说:“我一个女人活着也没意思了,不想活了” 接受治疗 黑衣女暂未脱离危险 张姓女子还说,黑衣女子经常去打麻将,没上班的时候,常常开车来麻将馆附近,等待下班的老公一起回家 记者走访得知,一些麻友称,她们认识黑衣女子,她姓史,她老公偶尔也会陪她一起来打麻将牌桌上,黑衣女子很少跟她们说起家庭的事情 在她们的记忆里,黑衣女子来这里打麻将已经有一年了之前其在宾馆上班,下班才会来打麻将 麻将室老板称,案发当天中午,黑衣女子还来他家打麻将估计黑衣女子从麻将馆出来,就去宾馆开自己的车,将车开到了案发现场附近等待时机 黑衣女子今年5月从宾馆辞职宾馆的一个同事证实,事发前一天晚上,她还问她为何不想在宾馆上班了黑衣女子说,感情遇到了挫折,没有心情上班了 麻友则说,黑衣女子的家就在附近一个小区里由于没有具体住址,记者无法找到黑衣女子的家 黑衣女子的麻友和朋友称,其老公是一名公交车司机黑衣女子选择跟踪的路线也是在其老公上班的附近 昨天,公交公司一名知情人士透露,案发当晚,警方确实来过公司,请一名马姓司机配合调查 记者试图联系黑衣女子的老公,但一直未联系上 记者从昆明警方获悉,黑衣女子仍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暂未脱离危险 目前,关于案件真相,警方仍在调查中 张一婧 本文来源: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